在雨中還能找回那個迷失的自己

在舊書攤上,我居然淘寶淘到了一本《杜甫詩選註》,當然它不是什麽孤本善本那樣的文物,但對於一個文學愛好者來說,我為自己的幸運感到竊喜不已。同時也為這本詩集的遭遇感到惋惜,詩聖的東西居然被人拋棄。

回到家裏,我並沒有把它束之高閣,珍藏起來,而是放在枕邊,時時拜讀。

常念杜甫,讓我見識了詩聖少時也有少年人的活潑頑皮,“憶年十五心尚孩,健如黃犢走復來。庭前八月梨棗熟,一日上樹能千回”,活潑好動、爬上樹搶棗摘梨的杜甫,是否讓你眼前一亮呢也見識了他青年出外遊歷時“會當淩絕頂,一覽眾山小”的淩雲壯誌,也有“放蕩齊趙間,裘馬頗清狂”狂放不羈的一面,也有“致君堯舜上,再使風俗淳” 的宏偉抱負。

常念杜甫,讓我時刻不忘他的憂國憂民之心,為他的偉大的人格魅力所傾倒。“自經喪亂少睡眠,長夜沾濕何由徹”的長籲短嘆,“卻看妻子愁何在,漫卷詩書喜欲狂”的興奮顛狂,“朱門酒肉臭,路有凍死骨”的悲憤控訴……這些無不反映他心係蒼生,胸懷國事。“三吏”、“三別”,即使在他逃難中,也要用自己手中的筆,一路寫下他當時見到的社會現實,哭訴戰亂給人民帶來的深重災難。即使在自己最困頓的時候,棲身的茅屋被秋風所破,仍不棄自己的濟世情懷,“安得廣廈千萬間,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,風雨不動安如山!嗚呼!何時眼前突兀見此屋,吾廬獨破受凍死亦足!”這擲地有聲的話語,表現了他推己及人、舍己為人的高尚風格,這種熾熱的憂國憂民的情感和迫切要求變革黑暗現實的崇高理想,千百年來一直激動著讀者的心靈 。杜甫這種許身社稷,饑溺為懷的博大胸懷永遠光照青史!

“無情未必真豪傑,憐子如何不丈夫”,常念杜甫,你也會感受到詩人溫情的一面。“晝引老妻乘小艇,晴看稚子浴清江”,“自去自來堂上燕,相親相近水中鷗。老妻畫紙為棋局,稚子敲針作釣鉤”, 詩人在飽經戰亂之苦後,生活暫時得到了安寧,妻子兒女同聚一處,重新獲得了天倫之樂。在一片寧靜的氛圍裏,細膩地描畫了優美恬淡的景物,隨意地敘寫了閑適溫馨的生活情趣,對於屢受挫折、顛沛半生的杜甫來說,是他少有的珍貴的福氣,令他心頭為之一暖。他何曾想象過有這樣溫馨的時刻“露從今夜白,月是故鄉明”,“烽火連三月,家書抵萬金”,“遙憐小兒女,未解憶長安”……這些都反映詩人在外漂泊時,對故鄉、對親人深深地思念。

常念杜甫,也讓我常生“百無一用是書生”的感慨。天寶十四年,剛改任右衛率府兵曹參軍,杜甫回家省親。拋妻別子、困頓長安十多年的他,剛進家門,就碰到小兒餓死家中的慘事。“癡兒不知父子禮,叫怒索飯啼東門”,“厚祿故人書斷絕,恒饑稚子色淒涼”,這種吃上頓沒下頓,全靠他人救濟的生活也太淒慘。在文學方面,杜甫無疑是成功的,但在家庭方面,杜甫又是不稱職的,這不能不說是一種遺憾。

宋代詩人蘇軾在《送安敦秀才失解西歸》中寫道:“舊書不厭百回讀,熟讀深思子自知。”不管是傾倒,還是遺憾,常念杜甫,能讓我的思想得到進一步的洗禮,心靈進一步得到凈化,越念越覺得詩人的偉大,在我心中留下了一座不可磨滅的豐碑!

總會有煩惱,其原因便是心性不夠淡然,而從另一個角度看便是太過在意。

處世,處事,不可能盡善盡美,這是不可避免的遺憾。生活的坐標係中,以時間為軸,一切都在緩慢的變化著,隻不過,有些變化難以接受。

不知從何時起,喜歡下雨天,一個人撐著傘走過,在滴答的雨聲中漫步,正如最初的自己,喜歡聽雨。無論時光流逝,物是人非,依舊喜歡聽雨。那雨,依然純凈,清澈,冰涼,滴落在臉頰上,刺激下墮落的心。